首页 > 新闻动态 > 中心新闻

读书会 | 《短程心理治疗——一种心理动力学视角》第Ⅲ期

发稿时间:2021-12-21

一、领读人:刘梦曦、杨乐、丁媛慧

领读人内容(按章节顺序)
杨乐习语、治疗三角
丁媛慧移情和治疗关系;反移情;限时治疗的叙事和依恋理论;心理理论、心理化和自我反省功能。
刘梦曦限时治疗中的叙事;故事的重要性;惊奇的重要性;治疗同盟的重要性;叙事和治疗过程。总结。


二、内容概要

习语

习语(Idiom):牛津英语词典、作者、博拉斯(Bollas,1992)一种“存在方式”的指令系统,正等待着在我们与别人发生交集时被唤醒。另外一个交流对象,人际行为的重复模式;真实生活经历,幻想;适应不良。


治疗三角

 

治疗三角:为了解来访者特定的个人习语提供了理论框架。

与其他三角的对比:


移情和治疗关系

移情,关注的是来访者对治疗师的全部态度、信念和情感。更多是在幻想的领域内,或者一种心灵的建构,而不是必须以客观事实为基础。

相较于传统精神分析取向的治疗师,限时治疗师更倾向将移情看作是具有多重意义的概念,普遍存在事物的移情作为一种治疗背景下的特定错觉的移情神经官能症,是一种转移,包括从过去转移到治疗师的有意识和无意识的想法、情感和态度。相较于处理个人移情,更为有利的是处理很多明晰的移情可能性。

很多移情都可以看作预期的事情,他们可以作为前移情而起作用。来访者在第一次咨询前或者咨询中的最初希望、担心、期望能揭示出很多有关来访者的模式和对接受帮助的移情。


反移情

治疗师对来访者的情感和态度,这些情感和态度也许产生于治疗师未解决的问题。它是一种来访者和治疗师相互之间的情感交流方式,也是一种来访者寻求控制治疗师的微妙的和非语言的方式。

在限时治疗中,反移情是一种共情性的学习来访者的习语的用具。 

治疗师在何时和如何变得如此“不可避免的被指定”为评估这些问题奠定了基础。治疗师使他的反应被来访者的习语所吸收促进治疗的发展,并且促进对来访者对习语是如何能够或不能帮助解决问题有更深的理解。(修正性体验)


限时治疗中的依恋理论

依恋理论将咨询师作为一种安全基地,安全基地的内化,以及感觉被理解为安全依恋的一个方面,深刻的情感经历与依恋存在关系。

四种依恋类型儿童对分离的反应模式和不同的家庭的抚养风格相联系(抚养习语),并有可能在任何治疗关系中重复出现。

治疗的关键是依恋风格和“自传能力”之间的联系。自传能力是“一种连贯讨论生活和自生活(包括痛苦经历)的能力”。安全依恋往往促进了自传能力的发展,非安全型依恋个体缺乏自传能力,

鲍尔比称依恋习语为移情。所有的治疗关系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依恋和分离的一部分。在有限的治疗过程背景下,依恋提供了一种思考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方式。与依恋任务分离并形成新的依恋关系的能力被看做是整个生命的一次发展性的挑战和成就。

将依恋类型和成人关于依恋的精神状态联系起来的尝试:


心理理论、心理化和自我反省的功能

心理理论:一种解读别人情感和思想的能力。受到创伤的儿童或边缘性的成年人很难准确的定义他们自己的内心世界,并把其他人看做是独立的。

心理化:一种理解个体自己行为和其他人被思想和情感激发的行为的能力。是一种像别人看待我们那样看待自己的能力,是一种有关人类活动可以透露其精神的人认知(我们自己的和其他人的)。

自我反省功能使得儿童发展了一种关于自己和他人的思想的感觉。

检验和考虑关于我们自己和其他人之间的情感以及这种情感的表现、意图、用意的感情,对短程治疗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依恋对未来发展而言,重要的是情感相互作用的质量。依恋理论在限时治疗中,强调与来访者在情感上的快速融入,并且要把这种治疗关系的协调性和积极性放在中心位置。


限时治疗中的叙事

叙事使来访者能够把他的经历融入到自身生活背景中,而不是指责他自己或者扮演一个牺牲或者病态的角色。

自传能力和连贯叙事能够使过去痛苦的事情得到情感性处理。


限时治疗中故事中的重要性

核心冲突关系主题法(The Core Conflictual Relationship Theme, CCRT)与叙事相结合

关系事件(RE)
愿望(W)他人反应(RO)自我反应(RS)
想要得到满足的愿望预期愿望下他人的反应自我防御、限制、退化的应对方式

开始阶段:说明CCRT的普遍性

第二阶段:修通他人反应(RO)

第三阶段:结束


限时治疗中惊奇的重要性

惊奇是治疗中的一个新的经历

温尼科特的“神圣时刻”、达凡卢的“微妙的负载词汇”、巴林特的“重要时刻,它们和治疗惊奇一起,能在运作中产生心理改变。


讨论:什么是“惊奇”?

惊奇是否是顿悟?例外?

曾旻:惊奇类似于当咨询师一直保持设置,来访者突然打破咨询设置,此时,也是治疗发生的机会。

刘梦曦:当我们看到来访者在同一个故事中发展出的新视角,也可能是惊奇的一部分,也是治疗的重要时刻。


限时治疗中同盟的具体化

治疗关系

治疗师可引导来访者发展出“间接的第三方”,将情感灌注于它,并与来访联合性探索它;

这个进程即: “此时此地”——移情——“彼时彼地”  ——父母及重要抚养人的联系


叙事和治疗过程

注释:故事给治疗的日常方面提供各了一个注释,同时传达了来访者核心习语的某些方面。

解释:注释生活和经历的隐喻传达,隐喻通常表达移情、治疗同盟和来访者核心的各个方面。聚焦描述自我和他人关系的核心。

解码/重构:检查、确认、修通


三、总结

建立在精神分析理论基础上的焦点治疗,已经结合了来自其他理论倾向和传统的概念和技术。对于精神分析的象征意义和相关方法来说,它已经增加了对来自认知治疗态度和认知挑战的需要,并且增加了重构和联系的技术以及处理更多系统治疗的阻抗的需要。依恋、叙事和隐喻,全部作用于短程治疗的框架中。然而,所有限时治疗的中心焦点逐渐变成治疗关系的运用。

转载自blcupsy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